=小灯/复健中/尬文专用

【霍玛】你的名字

*本文仅为《文豪野犬》的同人作品,与现实存在的人物无关

*小学生文笔

*OOC见谅


玛格丽特·米歇尔是一个脑子里堆满稻草的愚蠢女人。

这是作为搭档的霍桑对她的评价,而她之后的行为也让这位牧师更加肯定自己识人的眼光——在派对上多喝了两杯香槟,就以为自己有多能耐。而现在只不过喝了两口约翰带来的葡萄酒,就倒在沙发上发酒疯……

米歇尔的头饰掉在了地板上,珍爱的那件白色礼服正乱糟糟地挂在她的身上。平时只会说出傲慢话语的那张嘴,现在不知道在咕哝些什么。自诩着高人一等的贵族小姐,事实上也不过是一个不胜酒力的年轻女孩罢了。

霍桑站在沙发前,思考了着该如何处置自己的搭档。

“反正她现在也闹不出什么事”这样想着的黑袍牧师大步走向了门口
………
“米歇尔?!快放开我!”摆起的手臂被抓住了。霍桑不满地回过头,看着翻了个身的搭档,眉毛搅在一起。

“可恶——”虽然外表看不出来,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的米歇尔却爆发出惊人的力气。
物理方法是行不通了。
牧师纠结着,放弃了挣扎。
罪魁祸首却还闭着眼,不知道在做什么梦,说着没人听得懂的梦话。

霍桑又陷入了沉思,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让他省心。

“那个混蛋牧师……”蠢女人的音量忽然抬高了。



“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?神的代言人?”



“你这种人连给我擦鞋都不配。”



“不,你连和我搭话的权利都没有。”



“要不是我的家族……”



“……被舍弃了”



“神怎么可能存在?!”



“你的神不过是一堆废纸罢了!”



“这是警告…不许叫我米歇尔!”



霍桑用残余的那只手推了推眼镜,即使知道对方无法回应,还是用压着怒气的声音问道:“那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呢?”

米歇尔突然放开了他的手,开始胡乱地,用和刚才无法比拟的拳头轻轻打着他的胸膛。抬起的脸上,黑色的眼瞳像宝石一样泛着光
……


……


……



现在正是雨季,窗外的雨声大得能够吞噬心跳声。



那个蠢女人躺在病榻上,安静得像洋娃娃,只是她穿不上那件白礼服,如果看到身上的那件病号服,这个大小姐肯定会尖叫着找他算账的。

可惜,再怎么生气她也无法构成威胁了。这次她没办法抓住他的手胡闹了,也没办法发出一堆噪声干扰他聆听神的指引。她只能闭着眼睛,不能动,也不能感知到任何东西。



牧师还穿着那件黑色长袍,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被神抛弃的搭档。他的双唇轻微地颤抖,似乎要像从前一样,对着搭档冷哼一下。


……

“Maggie”

牧师还是那样看着她,等待着对方气急败坏的回应。

可是雨这么大,蠢女人还是听不到啊。

评论
热度(27)

© 晴空下的小夜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